樱桃视频大秀app

0 Comments 上午10:00

良逸本来是计划着找个机会直接一发剑玉扔上去秒了完事。不过如果判定规则和前世一样的话,这种百分百靠外物击杀的怪是一点经验没有。

青龙使上次那种替命方法,前世良逸也见过有其他玩家用过类似的技能或者道具,无一不是极其稀少的金色品质。

可不管是技能还是道具,只要涉及到替命,限制都是极多且使用时间绝对短不了。如今距离上次这青龙使使用替命挡掉师傅那一剑才不过半年时间,如今有极大可能性不能再次使用。

“大佬,咱们什么时候杀出去啊?”被扔到良逸身边的白小墨看没人注意他们,压低了声音悄悄问向良逸。

“大佬,等你一句令下,我们就开冲!”居小北在良逸另一侧也是神秘兮兮的问道。

虽然良逸很想提醒他们,以他们的等级估计连身上的绳子都挣脱不掉,更别说杀出去了,青龙使一眼瞪过来他俩就要原地去世。

“你们异人真的有不死之身?”良逸则避而不答,问了另一个问题。

“额···”白小墨和居小北对视一眼,游戏官方是这么给nc设定的么?

“没错,大佬是要我们冲锋陷阵么?”居小北脑筋转得快,想要看看能不能再触发什么任务。

“能复活就好。”良逸神秘的笑了笑之后不再搭理他们,静静的等待着时机。

“青龙使,给我滚出来!!”应席的怒喝声响彻天机,震得白小墨和居小北脑袋瓜子嗡嗡的。

“来的这么快?布置太虚天一阵图,待会直接传到朱雀使那里,我出去拖着这应席。”石成飞一甩衣袖,转身消失不见。他还没自大到觉得能打败那应席,如今只能由他去抵挡片刻,为手下布置太虚天一阵图争取时间。

穿婚纱的清纯少女仿若落跑甜心

只要阵图布置完毕,到了朱雀使那里他与朱雀使联手之下说不定还能直接将这应席斩杀,毕竟朱雀使可是货真价实的第七境。

罗天浩没空搭理良逸他们,检查了一遍他们暂时没办法挣脱束缚后直接召集其他手下开始依照阵图布置大阵。

有阵图在,布置大阵的速度会加快数倍,只要材料足够就能在极短的时间内布置出来。

看着大殿内忙碌的噬灵教众人,良逸轻轻一笑,闭上眼睛静静等着预想中的时机来临。

白小墨和居小北倒是想看看游戏各方面的完整度怎么样,一个游戏的用心程度完体现在细节方面。玩到现在来讲,这游戏各方面细节做得简直恐怖,真的如同一个真实世界随时间演化一般。

如今他们观察着眼前大阵的布置,也是看出这些nc是各方面细节都很完善,不同于其他游戏的大阵只是画个图草草了事。

可就在此时,一道隐蔽的星光悄然落到了良逸头上。

“周天传音符?”良逸心神沉入星光,已经猜到了是谁传来的。

简单看过星光中的内容之后良逸已经了解了目前的状况,没想到还真是师妹在其中起到了重要作用。

只是那噬灵教圣女为什么要这么做?这点良逸有些不明白。

“哼哼。”一道悦耳的轻笑声在良逸的耳旁响起,还没等良逸四顾查看,突然发现束缚自己的捆绳已经松开了。

再抬头时,那道清泉般的笑声已经消失不见,仿佛只是他的一个幻觉。

良逸此时是满心疑惑,这哪来的见义勇为的女侠呀?难不成是被自己的帅气吸引来的?

这倒是有可能。

别人不现身自有其理由,他这么空想也想不出什么结果,索性继续按照自己的计划进行。

脱困的良逸没有声张,装作还是被束缚的样子,却悄悄拿出了师傅赠与他的那种周天传音符,给和致清重新传回去一道信息。

而在暗处的晚亭归则皱眉看着毫无动静的良逸。

“这人脱困怎么不走啊?非要等石成飞那家伙回来么?”

不知道良逸打什么算盘的晚亭归察觉到罗天浩有些注意到这边后也只能无奈退走。

····

“应大人,别来无恙啊!”青龙使出现在万丈高空之上,笑着与眼前怒气冲天的应席打了声招呼。

应席哪里想和他废话,自己负责的大比被这群渣滓搞得一团糟,还拿阵法困住他,这事等陛下回来知道以后还不扒了他一层皮?

想到此处,怒从心中生!

“狗贼,纳命来!!”

应席外表看似儒雅温和,其实却是走舍弃一切外物,伟力归于自身的狂暴炼体之路。

“刺啦!”

华贵的上衣应声而碎,化为碎布条飘向地面。

只见应席深吸一口气,身躯猛然而动!以一种青龙使肉眼完不可见的速度直直冲来!

九极天清体!

应席上身轻转,腰间发力,将身之力集中在扬起的右拳之中。因为速度太过爆裂的缘故,其紧握着的拳头前方空气都被压的隐隐发红,发出了尖锐的嘶鸣声!

体修的战斗就是这么朴实无华,不像道修或者剑修那样花样百出。他们的每一拳都是力一击,一拳能打死的对手就不会有第二拳。

喜欢这种修炼风格的玩家还不少。选择体修的玩家,就算不是禅宗弟子,第他们的一件事也是把自己剃成光头,据说有某种不可思议的buff加成。

石成飞下意识的吞咽了一口唾沫,不是他心理素质太差。

而是任意一个非体修修士看到一个第七境的体修裸着上身,身爆炸性肌肉嘎嘎的,汇集身之力一拳朝他打来,都会是这种反应。

这气势猛地能让任何人都会有些喘不过来气!

硬碰硬完是找死行为,他也不是见到肌肉莽夫就走不动道的另一个体修,他现在要做的就是尽力防守,为布置阵法争取些许时间。

静气凝神,石成飞手中指决飞快恰动。

“吼!!”

当应席沙包大的拳头即将锤烂石成飞狗头之时,一道龙吟之声响起。

一条透明青龙虚影呈盘龙装包裹着石成飞,抵挡下了应席这力一拳,两者相碰撞产生的冲击波甚至让万里之内的白云尽散!

而青龙虚影结下这一拳的代价就是身布满了碎纹,濒临破碎!

“噗!”

石成飞左手捂着嘴,却还是忍不住喷出一口鲜血。这一拳九成威力都被青龙虚影挡住了,可只剩下的一成的余威就重新引动了他体内陈华曾经给他造成的剑伤。

而应席则是有些酸痛的甩了甩拳头,这一拳的反震之力还不小!

更主要的是,那一声龙吼之下,他的神魂竟然有些隐隐不稳,想要离体而去的迹象!

标签:

Relat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