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草视频app色斑

0 Comments 上午5:05

虽然现在还不是巅峰时期,不过正在朝着巅峰攀登。

“那就鹿鼎记吧。”李逸当即快速的在之上写下了‘鹿鼎记’三个大字。

“金庸老爷子,抱歉了,为了任务。”李逸选择的是武侠小说,鹿鼎记。

因为现在港岛还在武侠热潮之中,要是贸然推出一本修仙,或者玄幻大陆的小说,怕是那些人都不会买账。

所以,李逸选择了金庸老爷子在1969年发表的鹿鼎记。

讲道理,鹿鼎记也算的上是金庸老爷子那么多书中,唯一一本爽文了。

其他的小说,那个不是身世曲折离奇,又或者是身负血海深仇,老婆死的死,被弓虽的被弓虽。

哪像鹿鼎记,纯粹就是一本yy爽文,韦小宝,一个青楼长大的小龟公,一边是朝廷一等一的大官,另一边又是天地会的香主。

并且足足有七个老婆,还一个比一个漂亮,最后身份暴露,居然还安然隐退,就问你怕不怕!

李逸从背包拿出笔记本,开机后,打开了鹿鼎记的txt文档。

第一回人为刀俎

北风如刀,满地皆是冻结了的冰霜。

夏日蝉鸣可爱元气姑娘户外写真

江南近海滨的一条大路上,一队清兵手执刀枪,押着七辆囚车,冲风冒寒,向北而行……

李逸按照文档,开始一字一字的书写起来。

别问为什么要手写,因为这笔记本里面的文档,特么的在这个年代弄不出来啊。

“老板,拿本神雕侠侣。”

“老板,我要一本射雕英雄传。”

“老板,给我一本碧血剑。”

“老板,你这里卖碟吗?”

“滚。”李逸怒斥一声。

“特么,买碟买到我这里来了,像我这么一个新世纪的三好青年会去买碟么?”李逸心中鄙夷那人道。

中午,斜对面的名苑高中放学了,来到李逸这里的顾客络绎不绝,大多数都是来买小说的。

为此还让小卖部的其他产品的销量也提升了一大截。

就这样,一连三天,李逸都待在小卖部中码字。

这天晚上七点,大飞和刘得光两兄弟来到了小卖部。

“大哥,今天是最后一天了,我们是不是要去找张大炮了。”大飞摩擦着双手,一副迫不及待的样子。

李逸停下手中的动作,缓缓起身,拿过一个盒子将书桌上的打字机盖住。

没错,就是打字机,李逸在三天前手写了一万字,便坚持不下去了。

便跑去买了一个打字机,有打字机,还手写个毛线。

“带路。”李逸淡淡的说道。

“好咧,走起。”大飞兴高采烈的说道。

李逸将小卖部的卷闸门锁好后,跟着大飞走向一家酒吧。

这三天闷在小卖部里打字,这让李逸都快生锈了,现在需要好好的活动一下。

约莫十来分钟,几人穿过了数条街道,来到了一处很是繁华的街道。

各种小吃摊,地摊等等,周边拥拥攘攘的,好不热闹。

“大哥,这里是小吃街,街道另一头就是张大炮管理的那家酒吧了。”大飞说道。

“嗯,我还没吃饭,等我先填饱肚子在说。”李逸说了句就没入了人群当中。

“”大飞三人默然无语。

半小时之后,吃饱喝足的李逸和大飞三人来到了这家名为咆哮酒吧的门口。

“哟,我们的大飞哥脑袋上的黄毛居然没了,真是稀奇。”一个守门的混混嘲讽的说道。

“我们来找——来交钱的是吧,进去,炮哥在三楼最里面的那间房。”小混混直接打断大飞,挥挥手让他们几个进去。

“走吧。”李逸淡淡的说了声,便当先走了进去。

大飞三人见此,自然也不好说什么,跟在李逸身后走了进去。

刺耳的音乐声,各种形形色色的男男女女,还有一些基本上和没穿一样的打扮的很是妖艳的陪酒女郎。

大量的烟味,酒味,还有劣质的胭脂水粉的味道,最最主要的,他居然在一些卡座上看见有人公开的在吸粉。

这混乱的一幕,让李逸眉头紧皱,他很不喜欢这样的场面。

李逸快速寻找了一圈,在前方找到了上楼的道路,当即带着大飞他们走了过去。

“去上面,要买粉,你们要多少。”两个大汉将李逸四人拦了下来。

大飞上前说道:“我们是来找……”话还没说完,其中一个大汉认出大飞来。

大笑着说道:“原来是我们的大飞哥哟,快上去吧,炮哥等你很久了,交钱也不来早点,有你受的,哈哈。”

大飞闻言,暗自咬牙,拳头窜的紧紧的。

四人一语不发,向着上沿着楼梯向上走去。

当他们来到二楼的时候,看见了一拍排的房间,走廊上还有一些拿着粉的混混在这些房间里进进出出。

“来交钱的?上去吧。”通往三楼的楼梯口也有着两个大汉守着。

当李逸四人踏上三楼的时候,走廊上或坐着或站着,打牌,睡觉,足足十多个人在那里。

三楼是顶楼,总共就三个房间,一个是放货的,还有一个房间就是这些家伙待着的房间。

第三个则是张大炮的办公室。

“小子,掐着点来,你很胆子很大吗,赶紧滚进去。”凶狠的身影传来。

李逸没有理会这些家伙,直径走向最里面的那间房间。

还不等靠近,大门处,一个小混混敲着门道:“炮哥,大飞来了。”

“嗯,让他进来。”

“进去吧。”小混混将门打开,示意几人进去。

李逸一进去,便瞧见张大炮叼着根雪茄靠在沙发上,两个衣着暴露的女子正被他拥在怀里。

张大炮前面的桌子上,满满的都是钞票,还有三个小弟正在数着钱。

“钱带来了?”张大炮把玩着怀中女子的凶器,淡淡的说道。

“张大炮,你收钱是代表‘龙哥’来收的,还是你自己收的。”李逸开口说道。

“嗯?——你说什么?”张大炮坐直身子,歪着脑袋望向了李逸。

“我不想重复第二遍。”李逸面部表情的说道。

“呵呵,你这人脑袋是不是有问题。”张大炮忍不住笑出了声。

标签:

Related Post